返回目錄 | 宋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 特大 | | 恢復默認

獵命師傳奇·卷六·上官傳奇_第8章

小說:獵命師傳奇·卷六·上官傳奇作者: 九把刀 更新時間:2018-02-22 22:40:58

  參見,上官無筵。
www.Lzuowen.com



第10節


  地底,秘警署指揮部。
  山羊的主管辦公室,桌上堆滿了黑白照片。
  每一張照片里,都躺滿了山羊多年的朋友、昔日的下屬。
  血肉狼藉,怵目驚心。
  陳木生呆呆地,一張一張翻著。那雙不畏火焰的鐵手,此刻卻無助地發抖。
  一根憤怒的煙,干躺在桌上煙灰缸里燒著。
  “唯一奮力逃走的獵人馬龍說,賽門貓與你的師父聯手設下了陷阱,誘使多達三十人的獵人團兵分為二,再逐一伏擊殲滅……就連埋伏在天臺的秘警狙擊手都沒有逃過一劫。”山羊冷漠地躺在辦公室的躺椅上。
  山羊的眼睛已注視天花板上壞掉的、忽明忽滅的日光燈已久。
  原來,自己深深信賴的兩名臥底,竟與上官共設圈套,狠狠將了自己一軍。
  此生摯友,在赤爪幫底下奮力救過自己一命的獵人世一,雙手斷折,全身躺在黑色地上抽搐的畫面,只要山羊一閉上眼睛就會反復播放。
  沒有暫停,更沒有停止鍵。
  夜將盡,嗚咽的風在空洞的大廈里回繞著。
  j老頭的寬柄銀刀插在柱子裸露的鋼筋里,風一吹,便發出咿咿啞啞的聲響。
  世一的頸子上,有一道張狂的撕裂傷口,全身百分之八十的血液都已流失。
  但世一還未閉上眼睛,發著高燒,嘴里重復喃喃一句含糊不清的話。
  t病毒已經從世一頸子上的傷口滲透進存量稀薄的血液里。依照感染的速度,再過三個小時,世一就會成為一具沒有思想的活尸。
  “殺……了……殺了……殺……了……我……殺……”
  世一眼神空洞,像一臺壞掉的錄音機。
  廢窩四周零零散散都是圍刀陣的獵人弟兄,有的肚子插掛在突起的天花板鋼筋上,有的半個人黏在柱子壁上,有的四肢缺其二,有的身體某部分不自然地垂晃著,最多的是頸子遭到高速切傷,瞬間大量失血死去。
  屠戮的現場,用“血廈”兩字形容,恐怖得再貼切不過。
  負責拍照記錄的秘警,競抵受不住空氣里新鮮生黃的腥味,在角落里吐了起來。
  前所未有的大慘敗。
  “老友,讓山羊我送你一程吧。”山羊往旁伸手。
  山羊面無表情,蹲在臉色慘白的世一身旁。
  一個秘警從懷里掏出手槍,嘆口氣,遞給他的長官。
  山羊站起,上膛,對準世一空洞的兩眼之間。
  碰!
  日光燈依舊忽明忽滅。
  五十元,是將日光燈管重新換過的便宜代價。
  但許多重要的東西,修,是怎么也修不好的。
  山羊看著手里的槍,沉甸甸,骨子里卻無比失落。
  “你的師父,終究還是背叛了人類。”山羊淡淡地說。
  陳木生剛毅的臉上,早已爬滿最憤怒最羞恥的淚水。
  第一個師父被吸血鬼所殺。
  第二個師父卻成了吸血鬼。
  你的選擇?山羊并沒有問。
  因為他清楚知道這個小伙子,是他所見過最熱血、最直腸子的硬漢。
  “等到你成為最出色的獵人,才能跟你的師父一決雌雄。”山羊閉上眼睛。
  “……我該怎么做?”陳木生沉痛地問。
  “去日本吧,去挑戰那個……號稱沒有獵人的邪惡國度。你若能活著回來,就是你們師徒對決的殺戮時刻。”三天未眠,山羊疲倦不已,在躺椅上漸漸睡著。
  陳木生放下照片,看著自己粗糙的雙手。
  一年后,陳木生的上衣口袋里,放著兩個小時前才取得的獵人證件。
  帶著剛硬勝鐵的一雙火掌,昔日的頑固男孩踏上了往東瀛魔都的旅程。
  男孩的眼里,黑白分明的二元世界,人類與吸血鬼永遠無法妥協的正邪對立。
  “成功的捷徑,莫過于毫不猶豫踏上最艱難的路。”陳木生坐在乘風破浪的船頭。背對他的,是充滿痛苦回憶的海島。迎接他的,是張牙舞爪的邪惡東京。以及,那一條永遠也跨越不了的,巨大裂縫……
  〖萬念俱灰
  命格:集體格
  存活:三百年
  征兆:城市出現集體自殺、酗酒、了無生趣的結構性現象。
  特質:此命格由幾種負面能量的情緒格演化生成,吃食人類的灰色濁念維生。范圍以一個城市為規模,讓濁念在憂心喪志的人心間彼此傳染擴大,若感染此不良情緒的人越多。此命格累積的效應就會越滾越大。
  進化:千年淚〗
www.lzuowen.com



第1節


  “開槍!目由射擊!”
  “保持火力!保持火力!”
  綿密的槍火倉皇朝天擊發,v組特種部隊每張臉孔卻充滿了驚駭的神色。
  一只比史前猛瑪巨象還要壯碩的超大型蜘蛛,從數十公尺的天空墜落,尾部還噴甩著腥味十足的灰銀色蛛絲,如飛箭射落。
  “天啊!”
  “快躲開!”
  “別慌!繼續開槍!啊!”
  蛛絲咻咻劃空而落,將底下的特種部隊黏了個措手不及,那些子彈的倉里火力釘在蜘蛛身上就像隔靴搔癢,只是更惱了蜘蛛。
  廟歲輕輕踩在蜘蛛巨大的背脊上,隨著怪獸蜘蛛落下。怪獸蜘蛛毛茸茸的八只腳瞬間將警車踏成廢鐵,翹起尾部,爆開四散的蛛絲,快速將殘余的特種部隊包覆在臭氣沖天的蛋白質繭里,連車門也被包纏住。
  那蜘蛛大到連在遠處觀看的好奇人群都發出歇斯底里的大叫,許多人還拿出照相手機將這一幕拍下,幾臺車追撞在一塊。
  毫無疑問,隔天所有報紙的頭條就是這一幕了。
  “乖乖不得了。”宮澤透過即時回傳的攝影機,回想那夜看到的蜘蛛攻擊。而這頭恐龍般的巨大蜘蛛,顯然口是出自更高強的施術者。
  大水兀自從天而落,數百只水族死尸如雨摔下,幾頭巨大的河龜砸在地上,甲殼轟然脆裂、一命嗚呼,幾條曾被烏拉拉暫寄的爛命欣然破竅而出,尋找自己的新天地去了。
  整條街,濕淋淋得亂不像樣。
  廟歲自上而下,瞪著甫落地的烏拉拉,甩著被折斷的右手腕,疼得厲害。
  但烏拉拉沒有趁著剛剛的慌亂逃走,反而笑嘻嘻地看著廟歲。適才烏拉拉一個大翻筋斗后的“卸力”,將腳底下的一輛裝甲車頂撞得塌陷破裂。
  被黃色塑膠條與路障封鎖的街道,在十幾秒內全被巨大蜘蛛的絲線纏得亂七八糟。
  詭異的氣味,蒼茫的月光。
  戰斗間,一點都不讓人愉快的縫隙。
  廟歲吹起口哨,那是一種由奇異的、不對稱的音階所組成的哨響,調子起落得很不自然,卻有股難以形容的魅力。
  一只紫色的怪貓憑空出現在半空中,輕悄悄落下。
  紫貓飛快踩踏著路燈,跳到廟歲的右肩上。
  幻貓咒。
  由大長老親自研究、推敲出來的一種音咒,可以讓獵命師在作戰的時候絕對保護所屬靈貓的咒法。此咒一經施展,靈貓將被隱藏在異度空間,最多可以持續一個時辰,時間一到沒有再用幻貓咒將靈貓召出,靈貓將永遠被吞噬在異度空間。
  “是傳說中,僅僅屬于獵命師護法團的秘咒吧?”烏拉拉嘖嘖。
  “為什么不逃?”廟歲瞪著烏拉拉,眉頭上的水珠滴落。
  “待在你身邊好像比較安全。”烏拉拉笑笑,親吻全身濕答答、顫抖哆嗦的紳士。
  兩個獵命師不知何時,已被濃烈的
首頁      目錄      

小提示: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上一章(←) 下一章(→)

河南快3走势图推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