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 宋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 特大 | | 恢復默認

獵命師傳奇·卷六·上官傳奇_第2章

小說:獵命師傳奇·卷六·上官傳奇作者: 九把刀 更新時間:2018-02-22 22:40:37

?十九個滿天飛舞的毽子。肩膀、頭頂、胸口、小腹、手臂等等,全都輕輕松松地“發勁”,用肌肉彈性與體內氣流的完美組合,將毽子給牢牢吸住,復又瞬間蹦上半空。
  一盞茶的時間過了,十九個毽子從沒落過地。
  “師父,你追求的武道,如果不拿來打壞人,根本就是一團狗臭屁。”陳木生冷冷說道,語氣極其不屑。
  “見笑了。”師父打哈哈。
  “……師父,你再這樣子下去可不行,遲早會走火入魔!”陳木生怒道。
  “啊哈,別的事我沒把握,走火入魔我可信心滿滿,時候到了肯定如此!”
  “……”
  這兩個師徒都極為別扭。一個總是嘻皮笑臉,一個二十四小時正經八百。
  在這個世界上,恐怕沒有比他們還要別扭的師徒檔。
  怎么說?
  博覽群拳的師父,因為自己的本名叫“唐郎”,最后決定苦心致志在螳螂拳的造詣上。螳螂拳講的是靈活刁鉆,險中求勝,一出手拆筋斷骨的凌厲,一拐腳就摔得對手心膽碎裂的陰狠。而師父的螳螂拳,快勝閃電,慢比巨鉗。
  但他這位死腦筋的徒弟,卻只肯練鐵砂掌的笨功夫,除了一個誓言,陳木生還深信最笨拙的“路”,才是通往成功的不二“捷徑”。于是除了跟師父練習對打外,陳木生就是一股傻勁通到底地,用雙手死命抽插干熱的鐵沙。
  兩人一巧一拙,竟成師徒。
  這種荒誕的情況要從好幾年前說起。
  四年前,十二歲的陳木連原來有個練鐵砂掌的大塊頭師父,叫老鐵。
  老鐵跟這位習練螳螂拳的師父老唐素有交情,兩人時常相約比武,雖然老鐵總是一勝難求,卻不減兩人交情。打來打去,不意外成了莫逆之交。
  然而有一天,老鐵到醫院檢查,發覺自己得了晚期肝癌,生命走到了盡頭。
  “老唐,趁還沒死,我決定去驗證一下我老鐵苦練三十年的鐵砂掌,在亞洲第一飛刀面前可以有多大本事!”
  “哇!你真夠氣魄的!但你得找得到那把飛刀再說啊!啊哈!”
  “是!我已經用我最后的存款,請人在《蘋果日報》里夾廣告單,約那把飛刀在一個禮拜后,他扔奶的玉山山頂決斗!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不會把,那里有夠冷的。不過,為了見識見識那吸血鬼的飛刀有多厲害,順便幫你打包收尸,我也會跟著上去觀戰的!”
  “夠意思!還有,如果我死了。你就收容我這個傻徒弟吧!他資質有限,把他教到有我一半厲害就可以了,不需要太勉強!”
  “好啊,一言為定,我絕不會教得太勉強。”
  一個禮拜后玉山山頂,老鐵在日出雪融的瞬間,摸著自己喉嚨上的千冷刀柄,傻呼呼地看著云海。翹毛了。
  毫無懸念的一場對決。
  特來觀戰的老唐將老鐵的尸體扛到了山腰,找了一個現成樹洞埋了①。
  老鐵的死,讓小小年紀的陳木生相當悲憤,直嚷著一定會為師父報仇。
  “報仇?要比武,當然有輸有贏啊;說好了要拼命,結果自己提早回老家,怎么可以怪對手無情?哎哎,反正你師父本來就快死了,死在比武里,總是比躺在病床上怕打針唉唉叫唉到死,來得有骨氣一點不是?”老唐拍拍哭泣的陳木生。
  “混蛋!我要那個叫上官的惡魔死在我的鐵砂掌底下!我發誓!我發誓!”陳木生號啕大哭,看著紅通通的雙手。
  “隨你便啦,年輕人有點志氣、胡亂許點愿望也是正常的,你就好好努力吧。不過我可不會鐵砂掌,你就自己亂練一通吧,反正有練總是比沒有練來得強,多練,不吃虧的!”老唐就這么亂七八糟地收了陳木生當徒弟。
  一個并不學螳螂拳的笨徒弟――
  注釋:
  ①事情的真相陳木生永遠不會知道,那天老唐發懶不想挖洞埋尸,所以老唐其實是把一頭正在大樹洞睡覺的大黑熊給拍醒,手腳幾個起落后,便將僵硬的老鐵扔進大黑熊舒舒服服的窩,再堆了幾個大石頭塞住,趁大黑熊還沒反應過來就匆匆逃逸。
wwW.xiabook.com



第2節


  那場玉山頂的觀戰,也讓老唐的心中起了變化。
  天底下有多少人的武功比老唐還高,老唐并不清楚,也不是那么在意。老唐追求的是自己沾沾自喜的武道,而非敗盡天下英雄的獨強。
  也因此,對號稱“最強”的吸血鬼傳說,唐郎也沒有抱著特別的想法,只曉得比自己還要遜上三籌的老鐵絕非他的敵手。說要去收尸,就是真的去收尸,可不存幫拳的念頭。
  但那個使著飛刀,叫做上官的吸血鬼,委實教人敬佩。
  老鐵將廣告單樣的戰帖夾在《蘋果日報》發送的做法,愚蠢到近乎可笑的地步,但盡管如此,那個男人還是帶著敬意爬上了玉山,賭上了與日出爭時的命,與老鐵打了場名符其實的死斗。
  那分極其隨性的武者風范,比起他那快速絕倫的飛刀,絲毫不遜色半分。
  “這世上,怎么會有那樣的人?”老唐看著老鐵頸子上,那柄黯淡的飛刀嘖嘖。
  老鐵死后,一個綽號“山羊”的秘警長官就常來找老唐喝茶。
  山羊是個留著山羊胡的瘦瘦中年男子,在秘警界是個拔尖兒的人物,也是許多吸血鬼獵人的舊長官。山羊手腳功夫是不行的,槍法也只是普通,但山羊在資訊的掌握及警力資源的運用,的確是個重要的角色。
  常聽許多獵人對老唐螳螂拳功夫的拜服,伯樂如山羊,對于老唐早有收編之心。但老唐一向大隱隱于市,只顧琢磨自己的拳道,卻沒有替任何組織賣命的念頭。
  山羊深諳急不來的種種道理,所以也沒認真說服,只是聊天也挺好。
  三年前,是夜。
  鹿港三合院。
  “見過了上官,你有什么想法?”山羊燒著茶水。
  “他的飛刀我接是接不住的,但他的拳腳……”老唐說,陷入沉思。
  一年前的戰況,依舊歷歷在目。
  “我聽跟他交過手的幾個獵人說,上官的武功只在堪堪贏過對手一招的程度,卻從未敗過。此話可真?”山羊說,茶水漸漸開了。
  “我看是真的,在上官跟老鐵對打的時候,我邊看邊想,如果老鐵立刻跟我易位,我肯定在二十招之內就可以把上官撂倒。”老唐回想。
  “但是?”山羊笑笑。
  “但是,如果我真的跟上官交手,我想他的拳腳也會堪堪勝過我分毫,然后逮了個縫將我一下子痛扁在地上,最后從天外飛來一把小刀,把我的小命牢牢釘在山廣。毫無意外的結果……每個人,都只會輸上一招。”老唐皺眉,神色卻沒有一絲不服。
  “活脫,就是古龍小說里小李飛刀與楚留香的合體嘛。”山羊哈哈笑道。
  老唐對上官“強弱”的體悟,山羊早就猜到,畢竟這也是他的好友一一獵人協會會長,馬龍一一對上官的評價。
  “至少,從現在開始我的武道終于有了點方向,但到底是什么方向,我自己現在也搞不太清楚,哎哎。”老唐若有所思,看著小小年紀的陳木生睡倒在大樹下。
  “如果先生的武道方向,轉到了我一直希望先生合作的那條道路,還請先生不忘為國家社會服務。”山羊微笑,倒茶。
  山羊知道,他終究會等到他要的東西。
  終于,三年后。
  在摸索武道模糊的方?
首頁      目錄      

小提示: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上一章(←) 下一章(→)

河南快3走势图推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