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 宋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 特大 | | 恢復默認

獵命師傳奇·卷二·東京血族_第6章

小說:獵命師傳奇·卷二·東京血族作者: 九把刀 更新時間:2018-02-22 22:37:38

?速度竟慢于石像崩落的速度,無數牙丸武士在傾刻間忘卻呼吸,將臉狠狠貼在濕冷的地面,再也不能動彈。
  “終于拿出開家本領啦你!”
  烏禪右手直挺九龍槍,豪邁大笑間,左掌凌厲前劈,直劈,直劈。
  腔腸似的隧道快速滋生出夸張的骷髏頭蜈蚣。巨大的食人花。渾身劇毒的腐尸。黑色的多頭蛟龍等數不清的魔物幻覺,一切一切,都無法阻擋兩人勢如破竹的暴力,飛也似的邁步狂行。
  兩人帶著遍體鱗傷,身上插著無數斷折的刀片,大喝,躍出可怕的黑暗密道。
  徐福躺在血池里,驟然睜開雙眼,不可置信地抬起頭。
  抬起頭。
  地下宮殿上壁,兩個越來越大的黑點。
  這位兩次將蒙古大軍覆沒于黑海上的血族帝王,脖子仰到最極限。
  罕見地,臉上扭曲出難以置信的驚恐表情。
  “臭死啦!”毛冉雙腳騰空,看著腳底下的血天皇徐福與殿前武士。
  “沒有你們,我照樣到得了這里!”烏禪暴吼,高高舉起九龍槍。
  徐福的瞳孔里,映著這最后的畫面。
  〖霸者橫攔
  命格:情緒格+修煉格
  存活:三百年
  征兆:孤獨感,無法言喻的自信。
  特質:獨一無二的狂猛無匹,摧枯拉朽的戰斗氣勢。敵強越強,敵弱則瞬間拔倒。宿主的意志力凌駕一切時,力量猶如山洪爆發。
  進化:不明。霸者橫攔的前身可能為各種具三百年基礎的“氣勢相關的命格”,但演化的關鍵是最后宿主的人格特質,其差距可稱“突變”,并無法藉由演化形成。所以霸者橫攔至少具有六百年以上的能量。〗
wwW.lzuowen.com



第1節


  東京jr秋葉原車站口,一千兩百家電器商店的聚攏中心,車站前一排排樓高一層的“激安”大招牌加速了這區域的脈動。
  烏拉拉坐在麥當勞的四樓,手里的塑料湯匙正挖著草莓奶昔。身邊光滑的黑色塑料背袋里,一把安于寂靜的吉他。
  一只黑貓溫文儒雅地坐在旁邊的椅子上,慢條斯理吃著烏拉拉倒在餐盤上的薯條。
  兒童游戲室中的幾個小鬼頭玩得很瘋,男生女生分成了兩國,女生把守溜滑梯上方,靠著幾乎完美的障蔽躲開從下方不斷丟擲上來的塑料玩具球,而下方的男生盡管身邊滿地都是塑料球,卻因為沒有掩體而成為女生國攻擊的活靶。
  高分貝的尖叫聲,兩國都玩得很野,男生步步逼近女生的溜滑梯城堡,儲藏的塑料球即將用罄的女生開始歇斯底里地大叫。
  烏拉拉攪著奶昔,然后慢慢將滿湯匙的草莓糖漿含在嘴里。
  小時候,父親可不允許他跟哥哥玩這種幼稚的游戲。
  男生一國女生一國,始終不如人類對抗吸血鬼的仿真教育,來得正邪對立是非分明可歌可泣。父親好像巴不得他們以光速越過不需要存在的童年,直接變成對抗吸血鬼的可用戰力似的。
  哥哥就很符合,嚴肅的父親想要的那種戰士典型。
  剛毅、果敢、嫉惡如仇、武功出類拔萃,以及神似父親的那種嚴肅。
  幾乎,從來沒有一個獵命師在十歲以下就懂得觀察氣流、分辨周圍人體的體溫。但哥哥七歲時就辦到了,這表示哥哥至少在五歲時對氣功就開了竅,這記錄恐怕是曠古絕今。
  大家都說這是烏家優異的血統所影響,長老團對哥哥的期望自是不言而喻。
  還記得哥哥九歲生日那天,烏拉拉才六歲。當天,哥哥拎著生平第一個斬殺的吸血鬼腦袋回家,一聲不吭地用塑料袋包著放在桌上,好像被迫證明些什么,卻又裝作漫不在意。
  那天,烏拉拉看著扭曲的人臉在紅白相間的薄塑料袋里瞪大雙眼,血水幾乎要漲破滴下,而哥哥徑自走到院了里,打開水龍頭清理身上的血漬,還有背上幾道傷口。
  然而父親對全族寄予厚望的哥哥,卻始終不表認同。
  這點烏拉拉以前老是想不透,尤其,烏拉拉總是從哥哥的眼睛里,望見父親剛毅的影子。
  從前烏拉拉一直認為,哥哥長大了,就會變成像爸爸那樣的人。既然如此,父親為何不能認同下一個自己呢?
  后來烏拉拉才知道,那是深切期待的副作用。真正不被認同的,恐怕是被過度放縱的自己。
  哥哥很嚴肅,但長他三歲的哥哥總是為烏拉拉保留一片不成熟的空地。
  除了拳法、氣功、咒術、馴貓訣、世界歷史真相考的教學外,哥哥經常違背對父親的承諾,帶著烏拉拉到荒涼的林園鬼屋里探險、拿著一本破舊的《動植物圖鑒》到河邊胡亂觀察有的沒的。兄弟倆一同用自己發明的方式玩彈珠。
  烏拉拉知道,在他出生以前,早熟到主動接受各種獵命師訓練的哥哥完全沒有童年,也所以哥哥沒有辦法教他什么好玩新奇的事物,而是偷偷帶著他一起去嘗試、體驗、共同發明游戲。
  這些鬼鬼祟祟的歡樂時光不僅彌補了哥哥自己,也是哥哥不想弟弟跟他一樣,讓童年在嚴苛的壓力中溜走。
www.xiAbook.com



第2節


  烏拉拉七歲,哥哥十歲。
  山谷一片干黃,空氣里蕭瑟著秋的味道。
  微弱的溪水邊,高過成人膝蓋的芒草叢里。
  “哥,我們回去了好不好?再晚爸爸一定會發現的。”烏拉拉不安地說,靠在哥哥的側邊。
  “管他的,火炎咒本來就很難,教到那么晚本來就稀松平常,反正到最后你會了就行。”哥哥指著一只正在監視停在小白花上蝴蝶的青蛙,說:“那只百分之百就是絕種的跳蛙。”
  那青蛙距離他們可遠了,大約有二十大步。
  他們的眼睛可比老鷹的銳力。
  “你亂講,那只青蛙只是腿稍微長了點,哪有這么容易就遇到絕種的動物。而且跳蛙不是生長在美國密西西比河那邊?”烏拉拉蹲著,輕悄悄地說。
  “這個世界,有時候荒謬到叫你根本沒辦法相信。”哥哥自信十足。
  青蛙躍起,舌頭在半空中卷住小蝴蝶。
  “你看,那只跳蛙剛剛那個姿勢,簡直跟書里畫的一模一樣。”哥哥指著圖鑒上的彩筆素描。
  烏拉拉不得不承認,還真的有八分神似。
  兩人繼續蹲在河邊窺伺著大自然萬物,什么毫不起眼的小動靜都能惹起興趣。
  “弟,你以后想做什么?”哥哥突然開口。
  他的手指遙指一只匍匐在河石上,看起來像長了四只腳的泥鰍的怪東西。
  “當然是獵命師啊。”烏拉拉想都沒想就說了。
  有太多太多的理由,他必須是個獵命師,也必須引以為榮。
  哥哥許久都沒有說話。
  烏拉拉猜想,哥哥一定認為那條像泥鰍、卻無緣無故生了四只腳出來的小怪物,是罕見的娃娃魚。
  “弟,想做跟要做是兩回事,要做的做完,就輪到想做的。”哥哥的眼睛眨都沒眨,看著那小怪物:“所以我要先當獵命師,然后,再當生物學家。”
  烏拉拉還記得當時哥哥的神情,那么的篤定,那么的專注,根本小在意他的掌心雪凈皎白,一絲紋路部沒有。
  獵命師天生不配擁有自已的命運。
  “我還不知道我想當什么耶。”烏拉拉天真地說:“反正就先當獵命師啊,當膩了就再說吧。”
  長了四腳的泥鰍打了個嗝,滑進水里。
  哥哥拍拍烏拉拉的肩膀,認真地說:“百分之百?
首頁      目錄      

小提示: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上一章(←) 下一章(→)

河南快3走势图推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