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 宋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 特大 | | 恢復默認

紅燈停,綠燈行_第7章

小說:紅燈停,綠燈行作者: 東籬菊隱 更新時間:2018-01-31 03:59:42

?膜和保鮮袋包裹的杯子,星空藍,上面畫了個黃月亮,月亮上蹲倆QQ小企鵝,整得還挺有美感,羅既往這美感的杯子里倒了點藥水又沖了些熱水才端到她面前:“特效藥。”
  白漾腦袋往后移了兩公分,杯子里氤氳的水汽在她鼻前兩厘米方位飄過,有淡淡的甜味兒。
  羅既也不計較,把杯子放到桌上:“你的專用杯。”
  白漾就想起瞿琛剛才那一臉曖昧的笑,這不是讓人誤會么?羅既大概是猜著了她的心思,沖她招招手示意她到柜子邊,“刷”拉開,白漾驚訝的下巴要掉了:羅既一定有收集杯子的癖好,四排,整整四排,都是裹在保鮮膜和保鮮袋里的純白杯子,哦,還有個不同,深藍的沒有任何裝飾的一個杯子,跟桌上那個一個色系。
  羅既順著她的眼神看過去:“導師的,雖然他還沒用過,但先準備著。”
  原來人家就是這個習慣和愛好:“那這些杯子都用上了?要是到了畢業都沒用上呢?”
  “扔了。”羅既說道,又看看桌上那杯冒著熱氣的淡咖啡色藥,“所以,白小姐,請放心喝吧。”
  “那我不客氣了。”白漾端著杯子在手,燙燙的,是她喜歡的溫度。她喜歡托著燙燙的杯子在手上像熨衣服一樣來回移,雖然手心會被燙得通紅,她還喜歡喝燙燙的水,時而燙得直皺眉。
  寢室內除了白漾吸溜吸溜地喝水就沒別的動靜了,羅既雙臂環胸靠在對面的桌邊看著她喝藥,看得白漾有點不自在就沒話找話,“你當醫生那會兒很受患者歡迎吧?”
  “何以見得?”羅既問道。
  白漾指指杯子:“患者喜歡細心的大夫,覺得可靠,況且,你應該脾氣還不錯。”
  尤其長得還很不錯――這句爛在肚子里。
  羅既搖搖頭:“猜錯了,我對活人沒有多少耐心和細心。”
  居然跟她一樣,果然都有當法醫的潛質,見她驚訝的表情羅既笑了笑:“我很討厭有些女患者對我有意或者無意或者露骨的挑 逗,更討厭的是我不能生氣,因為那是我的工作。”
  這……不會對女人有心理陰影了吧?她本來還想撮合一下他和瞿琛來著。
  “現在好了,‘顧客’們都很安靜。”羅既說道。
  白漾聳聳肩沒搭腔,正吞了一大口藥打算喝完走人瞿琛在外頭把門敲得震天響,嘴里還喊著:白漾,警報警報。
  白漾“咚”地放下杯子,因為力道沒掌握好藥水灑出來一點兒落在翻開的書頁上,雖然十分抱歉但此時她要去“接警”出任務沒時間了,匆忙說了聲“抱歉”白漾三步并作兩步開門飛奔而去。
  對于她沒有及時接到電話米狄也沒有十分苛責,只讓她到校門口等市局同志。警車呼嘯了二十分鐘在一處巷子口停住,警戒線早已拉起,但仍舊有不少吃過晚飯的人們冒著寒風擠在警戒線后。
  耿立說又是一起門窗緊閉燒爐子取暖引發的一氧化碳中毒事件,白漾白他一眼:“尸檢過后才知道是事件還是案件。”
  她討厭解剖一氧化碳中毒的“顧客”,可偏偏她最熟練的便是此類鑒定。
  雖然門戶已大開,可窄小的房內煤氣味道還是很濃,電視機還開著,男人靠著木質沙發,頭像一旁輕輕歪著,神態安詳像是睡著了,女人側枕著男人的腿,黑毛衣黑羊絨褲,長長的辮子垂在胸前,只是表情看起來不怎么搭調。
  如果不是他們臉和手的櫻桃色皮膚顯示著他們已經被一氧化碳毒死了,如果不是這個味道,如果換個背景這個場景溫馨得讓人羨慕,起碼她會羨慕。
  從尸冷和尸僵程度判斷,死亡時間大概在8-10小時了。做完了初步檢查現場就沒白漾什么事兒了,她回到車里,隔著玻璃看一對老夫婦哭天搶地踉踉蹌蹌相扶而來,聽了讓人心酸,又是白發人送黑發人,世界上總有這么無情的事。
  這趟任務其實她的任務就一個,斷定兩人可以“開刀”的日子,她的顧客們與活人一樣也有時間要求的,要在他們從喘氣的變成沒有聲息的24小時才行。
  白漾跟著把“顧客”安頓好了,耿立在一旁看著,他說白漾啊,我覺得你對死人比對活人更有愛心。白漾沒搭理他,如果活人也這么乖這么安靜她也會很有愛心的。
  耿立送她回到學校已經快十一點了,瞿琛同學不鼓搗論文了,正看美劇看得癲狂以至于白漾開門進來她都沒有任何“一飛沖天”或者“退避三舍”的舉動,她只是頭也沒回地說:“羅既給你送來了特效藥,桌上呢,沖水喝。”
  又送!這不是逼著她欠人情么?
  第 7 章
  第二天一上班米狄就來問她昨天出現場的事兒,白漾又給嚇了一跳,米大主任是不是被啥附體了?斜眼覷他,當然,也沒準兒是把自己的隱藏人格給開發了――俗稱精神分裂。
  顧客的家屬強烈要求盡快弄清死因,所以白漾在第25小時的時候對顧客動了刀子。一旦進入工作狀態白漾會忘了時間,何況她有兩位“顧客”。處理完了男顧客白漾覺得脖子酸,把所取的樣本仔細放到一邊又掀開旁邊工作臺上的白布單。
  一張美麗的面孔,雖然死亡了但仍舊美麗,白漾發現原來她是天生嘴角上翹所以昨晚她才覺得她是在微笑,今天燈光明亮了再看,她除了上翹的嘴角似乎并不高興。
  “讓你久等了。”白漾心里默默說著一邊開始重新核對姓名以及對尸體外觀進行檢查。
  悲劇就是把美的東西毀滅了給人看,白漾想,她此時正干著一件可以稱之為“悲劇”的事兒,雖這樣想白漾手里的刀子卻沒有絲毫猶豫地從喉管處落了下去。沒有血噴濺出來,很安靜。
  兩邊的檢查基本一致,只不過女顧客的胃溶液里發現了一些白色的沉積物,這引起了白漾的警覺。
  白漾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反正她縫下去最后一針的時候解剖室的門被敲響了,白漾看過去,哦,米大主任,不容易啊,還知道探班。
  重新覆蓋好男女顧客一會兒要送到冷凍屜去才行。
  白漾出來了,拿下口罩和手套:“主任有事么?”
  “沒什么,就是你一個人留在這兒這么晚有點不放心,過來看看。”米狄說道,臉上罕見地有一絲不自然,與他平時立著眼睛訓人截然不同。
  米大主任,關心下屬絕對不是丟份兒的事,你真沒必要一副小閨女的扭捏樣兒。白漾壞心眼地想著。
  “真是謝謝您的關心。”白漾說道,很想調侃他兩句,沒敢。在20%提升到正常水平之前她還是小心為妙。
  “今天就到這兒吧,明天再繼續。”米狄說道,說完了還畫蛇添足加一句,“我們順路,我順便送你吧。”
  那敢情好,省車錢了。白漾讓他稍等了片刻重新武裝好了進去“安置”了顧客又匆忙出來,這下子一抬胳膊看表,喲嘿,快十二點了,斜眼打量米狄,這中年人不會是夜游癥吧?他又不值班還半夜跑回來專門提醒她該下班了?
  也許,回頭她真該找林主任給畫個符――保平安啊!
  白漾和米狄沒啥話說,倒是米狄提到了白漾住宿的問題,按他的意思以后這種加班也許很常見,那她住在學校里便很不方便,一來學校在郊區交通不便,二來學校宿舍有門禁,一旦加班便很麻煩,他提議不如白漾去住市局的老家屬樓,正好他手上還有幾個分配指標。
 ?
首頁      目錄      

小提示: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上一章(←) 下一章(→)

河南快3走势图推测